BOB·综合体育(中国)官方平台-Best Sports Club

基建大年来了! 第三季度基建投资有望进一步加速

来源:新浪财经 发布日期:2022-07-20

从上半年7.1%的基建投资增速可以看出,基建投资增速将迎来拐点,触底反弹基本是业内共识。......

中国经济企稳回升,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下称“基建投资”)发挥了关键作用,下半年还将发挥更大作用。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1~6月基建投资(不含电力)同比增长7.1%,增速较1~5月加快0.4个百分点,明显高于去年全年0.4%的增长水平。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告诉第一财经,据测算,上半年基建投资提速对GDP的拉动作用在0.7个百分点左右,成为托底经济的关键力量。下半年随着政策效应持续释放,基建投资增速有望达到10%或更高一些的水平,进而成为推动经济增速回归正常水平的主力。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罗志恒告诉第一财经,结合近期增量政策来看,下半年基建仍有望保持较高增速,预计全年广义基建投资同比增速在8%~10%。当然也要关注四季度财政收支缺口加大对基建投资支持力度下降等困难,密切跟踪政策落地效果,如有必要仍需出台增量财政政策。

基建投资大年

2018年以来,基建投资增速一路下滑,2021年跌至0.4%的近年最低点。今年稳经济压力较大,中央要求适度超前开展基建投资,并提出全面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构建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打下坚实基础。

从上半年7.1%的基建投资增速可以看出,基建投资增速将迎来拐点,触底反弹基本是业内共识。那为何今年上半年基建投资能保持较快增长?

罗志恒认为,上半年积极财政政策靠前发力是推动基建投资增长的关键。

“上半年经济受疫情冲击有所下行,稳增长压力较大,财政支出节奏偏快。1~6月,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5.9%,较上年同期增速提高1.4个百分点,而且支出结构上扩大基建投资。比如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农林水、交通运输支出分别增长11%和12%,高于整体增速5.1和6.1个百分点。”罗志恒说。

他还认为,今年专项债加快发行和扩大支持范围,尽快形成实务工作量,也是推动基建投资增长托底经济的一大关键。

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3.41万亿元,2022年用于项目建设的新增专项债券额度基本发行完毕,比以往年度大大提前。专项债撬动投资作用明显,上半年有2400亿元专项债资金用作重大项目资本金,专项债券项目市场化配套融资超过5300亿元,对带动扩大有效投资发挥了重要作用。

“上半年基建投资增长,一方面得益于近期疫情对基建施工扰动全面消退,更为重要的是,除专项债发行使用前置外,近期包括政策性金融调增8000亿元信贷额度支持基建等在内的措施持续加码,对基建投资形成有效支撑。另外当前监管部分对基建项目实施‘随报随批’,有效缓解了去年‘钱等项目’的问题,基建投资增速超预期。”王青说。

稳住下半年基建投资

近期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效,南方强降雨逐步结束,而万亿级专项债资金将在国务院要求的8月底前基本使用完毕。这些都被分析师认为是利好下半年基建投资的重要因素。

另外,为了支持基建投资,国务院近期决定,调增政策性银行8000亿元信贷额度,并发行金融债券等筹资3000亿元,用于补充重大项目资本金或为专项债项目资本金搭桥。

罗志恒认为,这一举措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下半年财政政策面临缺“子弹”的问题。本次3000亿元开发性金融债不得超过全部资本金的50%,考虑到项目的资本金比率在20%~25%,8000亿元调增的信贷额度可提供配套资金,理论上可撬动2.4万亿元规模的投资。

“但考虑地方严控隐性债务、对其他资金来源的挤占效应等因素后,不宜过高估计开发性金融债的乘数效应。同时受项目储备等因素制约,3000亿元资本金和8000亿元信贷额追加未必能够全部在年内落地,预计拉动全年广义基建投资增速4.0个百分点。”罗志恒说。

受上述利好因素影响,第三季度基建投资有望进一步加速。

王青表示,伴随政策效应进一步释放,预计7月单月基建投资增速将进一步上行至两位数,1~7月累计增速也有望达到7.5%左右;三季度基建投资增速将持续加快,下半年基建投资增速有望达到10%或更高一些的水平,进而成为推动经济增速回归正常水平的主力。

7月份的一些微观数据也可以印证基建投资的加速。比如,跟基建密切相关的沥青开工率近期快速提升,水泥生产和输送指标也在改善

基建投资增长并非没有隐忧

王青表示,6月底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已“基本发完”,下半年预算基建类支出似乎也难高增长,由此,下半年是否会出现财政政策“空窗期”,成为当前市场关注的焦点。

罗志恒表示,今年的疫情是超预期的,预算是在疫情前通过的,未能考虑到疫情冲击,且稳住经济大盘又追加了留抵退税金额和车辆购置税减免等政策,因此疫情导致的财政收支缺口如果得不到弥补,将在四季度产生较大的财政收支矛盾,对基建的支持力度也会有所下降。

根据财政部数据,今年上半年广义财政支出大于收入约5万亿元,创近些年新高,去年上半年这一数据还不到1万亿元(约7181亿元)。受疫情冲击、退税减税、土地市场低迷等影响,不少地方上半年财政收支矛盾加大。

罗志恒表示,对下半年基建投资既要坚定信心,也要正视潜在困难,需密切观察跟踪政策落地效果,如有必要仍需出台增量财政政策,可能的选项包括增发特别国债;上调赤字率;提前下发2023年专项债额度,在四季度使用。

王青认为,考虑到当前楼市遇冷对地方政府国有土地出让金收入影响很大,尽管近期政策性金融持续发力,分担了地方政府部分基建支出压力,但下半年财政政策确实存在出台新的增量工具的可能

“为支持基建提速,下半年有可能发行1万亿~1.5万亿元特别国债,或将明年部分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提前至今年下半年发行。”王青说。

 

责任编辑:manager
top
XML 地图